亚洲杯洋帅盛行各有特色 国足选帅能从中得到哪些启示?

北京时间29日凌晨,暂列世界第106位、亚洲第19位的塔吉克斯坦队在亚洲杯1/8决赛中,通过点球大战淘汰了现排名世界第64位、亚洲第8位的阿联酋队,从而首次跻身亚洲杯8强。这支拥有9名海归球员、4名归化球员的亚洲杯新军就这样震撼了整个亚洲足坛。其佳绩背后是主帅塞格尔特对球队悉心的调教。数据显示,在参加亚洲杯的24支球队中,除种子球队日本队、澳大利亚队、伊朗队由本土教练执掌教鞭外,其余21队均由外教带队。他们因执教水平、风格不同,带队时间长短不一,取得的成绩也不同。不过,其选用外教的经验甚至是教训,实际上可以为正待选帅的中国队提供很多借鉴。

塞格尔特

在亚洲杯比赛地多哈,那个外形酷似爱因斯坦的塔吉克斯坦队主帅塞格尔特给人最深刻的印象便是笑容可掬,善于乐观表达观点。不过在亚蒂莫夫等主力球员看来,这个克罗地亚教头极具双面色彩。在训练中,他严苛得有时令人感到“窒息”,但训练与比赛之余,却是个绝对和善的小老头。公私分明、治军严谨的塞格尔特令这支人员成分比较复杂的年轻球队空前团结。

本届亚洲杯开赛前,塔吉克斯坦队暂列世界第106位。也正是因为首次参加亚洲杯,他们按规则被排在赛事第4档。但看过A组小组赛的人都会得出结论,塔吉克斯坦队韧劲十足。该队能在首次亚洲杯之旅中跻身8强,自然离不开自身实力,但在亚足联及外媒看来,塞格尔特在重用年轻球员以及捏合队伍方面具备了点石成金的能力。

塞格尔特于2022年年初正式接手塔吉克斯坦队,过去两年时间里,他全面提速球队人员更新换代。此次出征亚洲杯的这支塔吉克斯坦队,球员平均年龄24.62岁,较塞格尔特刚刚上任时球员平均年龄下降了6岁左右。在这支塔吉克斯坦队中,30岁以上球员仅2人,另有10名国奥适龄球员,其中还包括19岁的中场球员艾尼。这样一支青年军更有活力,更益于知人善用的塞格尔特执行自己主推的4后卫阵型。可以说,塔吉克斯坦队取得的现在成绩是厚积薄发的结果。

塔队跻身8强后,比赛现场的一位亚足联竞赛官员一边向塞格尔特竖大拇指,一边评价说:“好的教练员一定是一支球队战绩的加分项,塞格尔特做得确实不错。”

日本队主帅森保一而证明教练的执教能力,则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数据显示,本届亚洲杯24支参赛队中,除了日本队、澳大利亚队、伊朗队分别由本土教练执教外,其余21支球队全部由外籍主帅带队。日本队主帅森保一、澳大利亚队主帅阿诺德几乎同时于2018年7月接手球队。换句话说,他们已分别完成上一个4年周期的执教工作。带着各自足协的信任与球迷支持,他们完成了既定带队目标,并因此获得了下一个4年周期的带队机会。伊朗队的实力多年来一直处于较高水平,已经在亚洲足坛逞强多年的他们更需要主帅锦上添花。

如果说日本队、澳大利亚队、伊朗队在亚洲足坛范围内持续强劲依托于自身硬实力的话,那么亚洲杯其它21支参赛队,都通过选用外教来追求自身竞争力的增值。不过,由于外教执教水平、经验参差不齐,执教效果也各有不同。比如,作为本届亚洲杯各队中上任时间最短的主帅,黎巴嫩队主帅拉杜洛维奇直到去年年底才接手球队,将帅之间来不及磨合好,球队便已从小组赛出局。

日本籍教练石井正忠虽也是在去年11月36强赛前两轮比赛结束后才接替波尔金出任泰国队主帅的,但他此前曾长时间担任泰国队技术总监。波尔金下课前,石井正忠已接到泰国足协的“接队暗示”,因此无论对人员选用,还是技战术打法的设计,石井正忠都做了充分准备。他们跻身16强,肯定不是撞大运。

石井正忠(右)

事实上,除塔吉克斯坦队,印尼队也是首次跻身亚洲杯淘汰赛。虽然他们因比赛经验及身体对抗能力不足,在1/8决赛中以0比4遭澳大利亚队淘汰。但比赛的大部分时间里,这支球队都尝试着主动出击,他们在局部空间内的细腻脚下配合,也引来双方球迷喝彩。比赛结束后,现场印尼球迷虽然遗憾,但并不沮丧。一位印尼队球迷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表示:“印尼队在申台龙教练带领下,取得了非常明显的进步。这支球队在场上并不惧怕任何对手,这已经非常了不起。”

自2019年底接手球队至今,申台龙在这个岗位上已坚持了4年。正是因为他以及印尼足协的“双向奔赴”,印尼队创造了本队历史。相对而言,另一位韩国籍教头金判坤并不走运。他率领的马来西亚队不幸与夺冠热门韩国队、西亚两强约旦队、巴林队同组。不过,在小组赛两连败并确认提前出局的情况下,马来西亚队在末轮以3比3逼平韩国队,令人咋舌。尽管韩国队引发外界对其“疑似放水从而提前避开日本队”的怀疑,但如果马来西亚队的攻击手射术不精,恐怕也无法“配合”对手上演这出神剧。与申台龙情况类似,金判坤大约3、4年前受到了马来西亚足协的诚邀。而金判坤接手球队前,曾长期担任韩国足协国家队技术部门的负责人。在用人方面,他同样独具慧眼。

申台龙

本届亚洲杯16强当中,有半数球队的主帅来自欧洲。这也反映出当下亚洲足坛选用外教的潮流。而另外8支球队中,除了3支由本土教练带队外,余下5队主帅分别来自日本(泰国队)、韩国(印尼队)、摩洛哥(约旦队)、突尼斯(巴勒斯坦队)、阿根廷(叙利亚队)。他们执教能力与风格各异,不过绝大多数都已经在现有岗位上坚持了2年以上。

当亚洲杯进入淘汰赛竞争阶段的时候,中国队还在为新一轮选帅工作而挠头。由于现在距离3月下旬36强赛重燃战火仅有不足两个月时间,中国足协在选帅问题上,的确刻不容缓。不过,时间紧迫并非盲从选帅的理由。结合本届亚洲杯各队成功范例来看,16强所属足协都是在经过研判后,慎重选用教练员的。而到岗的诸强主帅一般来说,也都能得到一份合作周期相对较长的合同。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各协会在选帅问题上“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态度。

崔康熙

目前,围绕着中国队换帅人选的传闻此起彼伏。分别担任中超山东泰山、成都蓉城队主帅的两位韩国籍教头崔康熙、徐正源已经被相关传闻多次提及,而同样被联系到“换帅”传闻中的还有奎罗斯、伊万科维奇(刚刚卸任阿曼队主帅)等亚洲足球通。据了解,中国足协近期已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并掌握备选教练员的信息。结合此前选帅工作中遇到的种种问题、弊端,中国足协应在此次选帅中谨慎“避雷”,不应被舆论声浪所左右,而应坚持以专业视角作评判,选择适合当下中国足球、具有成熟执教理念,且能迅速上手的主帅。